Why、

又毕业了。

光陰繚繞的瞬間:

 昨天回校拿了毕业证,硬硬的红色封皮大大的烫金字,觉得恶俗得不得了。不过那又怎样呢,一直以来兜兜转转,还不是又站在了这么一个时间的节点上么,从以前到现在,每一次毕业就好像又重新轮回了一次一样,说不出什么感觉,中学的时候或许还能张狂肆意,但到了现在,剩下的又是什么呢,憧憬也好梦想也罢,二十来岁的年纪,从来都是打拼的开始。

  

  在回程的路上和三个疯丫头一起去了新开的风波庄,还是那样边吃边笑边吐槽,突然就觉得自己很幸运。似乎在每一个特殊的节点上总能遇见一些值得倾心相待的人和事,这些人事总能在我最艰难的时候帮我走过一段又一段的崎岖坎坷。以前或许还不懂得,现在才发现其实最珍贵的东西一直就在自己身边。

  

  突然发现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写东西了,以前总是喜欢将每一份微小的心情全部付诸于笔端,就好像迫不及待地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所有的喜怒哀乐一样。只是随着年岁的增长,渐渐地有很多东西都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了,并不是不想写出来,而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。这就让每一次毕业都变成一次宣泄的渠道,这样的过程让人觉得安定舒心,  好像每大力宣泄一次又会有更多的动力继续走下去一样,每一次,每一次,这些用几年的时间所堆积起来的各种纷纷杂杂,全都随着一个又一个的方块字倾泻而出,这样的方式,这样的对于文字的依赖,随着年月的增长而与日俱增起来。没有什么能比付诸书写更让人暖和安定的了,再没有了。

  

  在拿到证书的时候,脑子里就开始闪现出很多很多的定格画。并不连贯,相互之间没什么太大的联系,有些是过去的经历,有些是一直期望的场景。 辽阔的草原,连绵的山峦,宽广的大海,浩瀚的星空,还有自从拿起就再也不打算放下的相机。喜欢上拍照并不是什么偶然,记忆中也总是有那么几幅场景让人难以忘怀:隔着雨水斑驳的玻璃窗看出去的撑着伞龋龋相携而去的背影;发白的烈日下遥遥望不到尽头的马路和公车站牌;还有寒风冽冽的冬日夜空里,由那些碎钻一般的星辰撒满的横跨整个天幕我们称之为“银河”的奇迹——那个时候总有个声音一直在耳边呢喃:“你看,那几颗最亮的星星连起来,就是猎户座。” 这大概是我这二十几年来最为柔软的回忆了,每次我都会想,如果有台相机就好了,把这些画面都定格下来,告诉自己这一路有多少人在支撑着你帮助着你,而不是让它们像现在这样,在自己的脑子里跟着时间一起覆盖上一层又一层的灰,只有在需要的时候偶尔拿出来擦一擦上面时光的碎屑,不至泛黄褪色得那么彻底那么快。所以现在总是热衷于记录下所有的影像,宏观的、微观的、重要的、不重要的,所有所有的细节,都随着镜头一起被记录下来,等到将来有一天自己徐徐老去的时候,也可以拿出来供自己凭吊和缅怀。

   

  高三那年毕业的时候有一种涅槃重生的感觉,再后来一南一北辗转了一圈回到原点,发现值得期待的东西已经很少了。有段时间总觉得自己和周遭的这个世界格格不入,就好像站在城墙拱门的两端,隔着不远不近的一道距离,从这端望过去,突然就变得像是两个世界。理智上明白这只是短暂的不适应,但是心理上却无论如何不能接受,所有的归属感在那一刹那全部消失殆尽——感觉就好像被全世界遗弃了一样。再后来有了新的朋友,新的圈子才逐渐变得好起来,但是那种感觉已经永远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。老实说现在的生活也并没有变得多好,但同样的也不会很糟糕,这就总是给人造成一种会这么天荒地老下去的错觉。从一开始就说了,二十来岁该是一个开始出去打拼的年纪,不管做着什么样的工作,最终的目的无非就是“活着”两个字。由这两个字铺展蔓延开的,是一条名为“未来”的看不见尽头的路,所有的热情、梦想、憧憬都会随之渐渐地清晰起来。曾经的年少时光,不畏天地,现在的大好年华,如履薄冰。

    —— If you are already walking on thin ice,you might as well dance.

 

评论

热度(14)

  1. 希波克拉底灵芝草人 转载了此文字
    👍👍
  2. 灵芝草人光陰繚繞的瞬間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Why、光陰繚繞的瞬間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.傀m.~光陰繚繞的瞬間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Icy。光陰繚繞的瞬間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Chocolate TANG光陰繚繞的瞬間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I don’t Know光陰繚繞的瞬間 转载了此文字